天谕玩家原创短篇小说:始相遇 终别离

作者: 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17-01-23 18:02:30
  天谕玩家原创短篇小说:始相遇 终别离

  本文来源:官方论坛。

  <<零>>

  暗沉沉的夜。

  乌鸦的悲啼揭示着即将到来的悲惨命运。

  像是时间流逝都慢了下来,令人颤抖的杀意竟然在空气中凝结而成了水墨般的实体。

  在“目标”还未来得及开口之前,致命的锁链瞬间便将他整个人都彻底的拉回了黑影身前。

  下一刻,只见一瞬的刀尖寒光,连血液都开始恐惧起来,像是凝固了。

  一击必杀!“目标”睁着不可置信的双眼,眼里是满满的绝望与恐惧。

  就好像是之前,见到了来自地狱最深处的恶魔,任何人都无法逃离。

  身躯缓缓倒下。黑影慢慢显示出身形,那是全身都隐在了盔甲之中的杀手。

  低沉的声音,却无比冷漠不带有一丝情感。

  “目标已经击杀。”

  疲惫感袭来得很突然,他用力甩了甩早已麻木的手臂,使其恢复知觉,摘下了那沉重的盔甲,

  似乎是被他的杀戮气息吓到一般,连一旁好奇在尸体旁渡步的乌鸦都被惊起,扑棱着翅膀,飞走了。

  他下意识的抬头,灵虚依旧笼罩在黑暗与混沌之间的天空之下。

  那天上所悬挂的圆月,清冷而又孤寂,没有一丝温暖。

  他突然觉得浑身发寒,如同坠入冰窟之中。闭上眼,曾经那些被他亲手杀死的人都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看不清面容。因为那些传出哀嚎声音的“人”,脸上满是血迹。

  它们叫嚣着,妄图将他拖进绝望的深渊里。

  他像是最孤独无助的孩子般,躲在让人感到压抑的暗沉角落里。

  他多么渴望光明啊,哪怕有着一丝光芒,能够让绝望崩溃深渊下的他抓住就好。

  他突然,无比厌恶起自己。

  黑暗中似乎有人在低声呢喃“终于……快要结束了啊。

  ”但是很快,这些低语,都被风吹散,再也寻不到踪迹了。

  <<壹>>

  夜晚的星茸花海,相较于白天里比较起来。更多了迷人的色彩。

  微风携着星茸花的呢喃,混着海风,伴着庄严而又华丽的鲸歌,编织而成一曲动人的旋律。

  她习惯性的将小木屋里的一切都整理得十分整洁。

  看着干净一新的小木屋,她好好的在心底夸赞了一下自己,随后又突然觉得无聊起来,

  坐在小木屋前,也不知道到底该做什么。

  看着月亮悬挂在天空之上,海面上的倒影与它相互辉映。

  就好像是一副上好的画,只有身临其境才能感受到它的美丽。

  迎面的微风里带着海洋的歌声,她轻轻的哼唱着不知名的调子,很开心的模样。

  过了片刻,看着自己放在一旁的法杖。突然叹了口气。

  “什么时候,才能成为一名真正合格的流光呢......要是还像现在这样不断放错技能,肯定会拖累大家的吧......”

  有些烦恼似的皱起眉头,但随后又舒缓开来,眼里满是坚定。

  “等我成为了最厉害的流光!就可以去找小伙伴们了。”

  “加油!”

  <<贰>>

  刀锋没入血肉里,发出足以令人悚然的声音。

  凄厉的呼啸声中,飞舞的风沙如刀,在他的四肢,甚至脸颊上肆意的划出一道道痕迹。

  天空灰蒙蒙的,像是笼罩着挥之不去的死亡阴影。

  “目标......嘶......”

  一发穿云弹在他未来得及躲避之时击穿了他的肩头,他难以置信的回头,

  分明刚在已经气绝于他链刀之下的那个人,竟然已经毫发无损的站在他身后,枪口正对着他。

  “你还活着。”显然已不是问句。

  他明白自己无法坐以待毙,不顾着肩膀的疼痛,连耳畔都是带着血腥气味的风刮过。

  “南枫?……呵。最出色的杀手!”

  “你杀我同门,这仇,是时候了结了。”

  声音里所带着的恨意被风碾碎尽数洒在了他的伤口里,

  浓浓的血腥味开始在逐渐步入荒漠之中的黑夜里弥漫开来。

  就连以速度著称的他,都无法完全看清炎十六手中的动作。

  不知何时便突然钻出的傀儡,令他躲避不及的射线差些连带着他的头颅一块击穿。

  也不知何时被安放在脚下的地雷,就算他成功的躲过了爆炸的冲击,

  可是还是受了不少影响,连隐身状态都没法维持。

  果然,那个炎天,还是隐藏了实力吗。

  南枫觉得自己轻敌了,炎十六果然比他想象中的难以对付的多。

  身上满是由无法预料的攻击而造成的伤口。生命力都在战斗中不断的流逝,力气被消耗,而双臂早已麻木。

  他不断后退着,借着少得可怜的掩体来躲避着炎十六的攻击,

  不对!

  在下个瞬间,三片刀刃便在他的身侧炸开,宛若螺旋一般疾速旋转着。

  带着令人耳膜都足以震痛的巨响,还有足够割裂人身体的风。

  就好像是将他的身体一块一块切开并粉碎掉。

  鲜血无法抑制的从伤口中涌出来,染红了他身前的一整块,似乎在血液里浸泡过。

  南枫狼狈不堪的后退着,连清醒的意识都快被抽离。

  可是下一刻,传送阵的火焰在他面前骤然出现!

  石刻的花纹如同巨大的空间裂缝,带着淡蓝色的光芒,将他整个人都吞噬掉,跌进了不知名的空间,消失了。

  <<叁>>

  指缝间是细小被阳光照耀之后变得温暖的沙,略微冰凉的海水拍打着他的脸,让他惊醒。

  南枫勉强睁开眼,对于习惯于黑暗的他来说,阳光稍微有些刺眼,视野里模糊一片。

  直到慢慢变得清晰的时候,他看到,离他不远处,漫漫无际的星茸花。

  他这是......被传到了星茸花海?

  吃力的站起来,身上的血腥味已经被海水冲刷得淡了不少,可是仍然止不住伤口的继续恶化。

  南枫不知炎天何时会追随而至,他强行使自己进入了隐身潜行状态。

  可是还未行得几步,一个魂镜就这般在他身边插定,措不及防的炸开来!

  长期的杀手生涯,令他下意识的拿出武器做好了防御姿态。

  待到光芒散去,他看见拿着法杖站立的少女错愕的脸。

  怎么会......她怎么能够看见自己?

  手中的链刀闪烁着寒光,下一刻,那一处便只剩下残影!

  只是一发而牵动全身,就像是有什么在胸膛里奔涌,他无法抑制,一大口血猛地吐了出来!

  连链刀都掉落在了地上,发出沉重的声响。

  在视线还未彻底变为黑暗,他还没有倒下之前,他竟然清楚的看见那少女纯净无暇的眼神!

  那是一双他从未接触过的眸子,干净,清澈,明亮而又温暖,没有一丝杂念。

  后来,渐渐连意识都重归了黑暗。

  她看着面前突然倒下的他“诶......?”

  <<肆>>

  南枫难得没有做噩梦。连梦都变得安宁而又平和。

  他梦见,少女站在他面前,笑着朝他伸出手来,阳光匀匀浅浅洒在她身上,温暖得那么让人想要靠近。

  就好像是突然有了阳光突破黑暗的束缚,照亮他整个暗沉又孤独的人生。

  南枫从梦中醒来,惊异的发现身下不再是冰冷的石块,也不是沙滩,而是质地柔软的床榻。

  环顾了一下四周。原来他在小木屋里。

  木屋里弥漫着慢慢的药香,那温和的光争相钻进了他的伤口里,驱除了身上的血腥味,

  连已经失去知觉的地方,也开始慢慢恢复起来。

  “诶,你醒了啊?”

  少女恰好推门而入,看着已经苏醒过来的南枫,满脸的惊喜。

  献宝似的递过去手中所端着的药膳,药材与食物的香味充斥在鼻尖,引得连味觉都开始心动。

  “你受了很重的伤,快尝尝这个。”

  不知为何,南枫觉得自己竟然无法拒绝她。

  “是你......救了我?”

  “嗯。”

  “多谢。”

  ——这便是他们的初识。

  <<伍>>

  ......

  早晨的星茸花海宁静而又壮美,连晨光中的山川都那么安逸。

  这几日,南枫方才恢复如初。他了解到,救他的少女,是一名流光弟子。名叫浅歌。

  浅歌......多好听的名字啊。明亮而又温暖。

  他很清楚的看到,她的眼神清澈,整个人都不缺乏可爱,就好像是她的眼里,只有自己的存在。

  浅歌与他所遇到的很多人都不一样,她的灵魂干净,整个人就好像在光中梳洗过。

  将他从绝望黑暗的深渊的里救赎出来。

  他仿佛重生了,不再像是从前那样小心翼翼的躲藏在黑暗之下,他可以正大光明的陪着浅歌坐在海滩边。

  陪着浅歌,看潮起潮落,日出日落。看花海的花朵们随着风儿一起舞蹈,听着玄鲸唱着古老而又美好的歌。

  “枫~听说花海有九色鹿,他们说,若是在九色鹿前虔诚许愿,那九色鹿一定会帮我实现的。”

  “我陪你去。”

  ......

  看着在九色鹿面前虔诚许愿的浅歌,南枫突然觉得,自己的心,第一次彻底的安稳了,静下来了。

  后来,南枫陪着浅歌。

  他听着浅歌小小的唠叨,讲述着她又不小心放错了涅槃,或者是把光墙放成了寂灭模式。

  讲着讲着,浅歌又会突然笑起来,南枫仿佛是被她的笑容所感染,嘴角也在不经意间上扬了少许弧度。

  可是那个笑容突然之间被浅歌捕捉到。浅歌突然揉了揉他的脸“原来枫笑起来,明明也是很帅的嘛!”

  他们之间,太近了。近到她的气息在他鼻尖肆意撩动着。

  他看着她,突然之间红了脸。

  <<陆>>

  浅歌不知何时去搬了坛醉生梦死。酒盖掀开,醇厚浓烈的酒香在小木屋里盘桓,

  浅歌给南枫倒上满满一杯,自己也倒了不少。

  “这酒,名叫醉生梦死。”

  “听说喝下去,可是连烦恼都会尽数消失呢。”

  猛得灌下一口酒,却一下子被呛到。烈酒入喉,灼烧着喉咙,

  可是落入腹中又转为了绕指柔,扰得心尖一片酥软。

  那一夜里,明月高悬,浅歌眉眼微醺,唇角仍有酒汁晶莹,神情娇嗔。她眼里盛满醉意“枫......”

  却没了下句。

  浅歌竟然不胜酒力,趴在桌上睡着了。

  南枫苦笑了一下,将睡着的浅歌抱至床榻之上,小心翼翼的为她盖上了被褥。

  看着她安静的睡颜,南枫轻轻整理了一下她耳边的碎发,在她的额间偷偷印下一吻。

  “晚安。”

  随后又不惊动她,悄悄的走出了小木屋。顺着墙壁坐了下来,看着那轮悬挂在天空之中的圆月。目光复杂。

  若他......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业刹弟子多好。

  这样的生活,他多么向往啊。偶尔用隐身的技能悄悄的捉弄下浅歌,嘟哝着的浅歌也那么的可爱呀。

  “这个世界上,需要诸多的美梦。温暖着,许多的,许多的,独自与噩梦们战斗,战斗的人们......”

  他努力回想起浅歌的歌声,悄悄的哼唱起来。

  这种感觉,是否就叫做幸福呢?

  <<柒>>

  若是时光就这样静止下去就多好。

  可是一切,都像是突然被打破的镜面,令人措手不及。

  月光孤寂清冷,照耀在他身上。却突然让他想起了灵虚的天空所投射的光芒。

  一切平静之下,都暗藏着汹涌的深渊。

  虽然南枫明白剩下的迟早会到来,他也期望着最后的任务。

  当那突兀的声音再次出现之时,早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惊慌与绝望。

  他已经不在惧怕了,像是看到了希望,眼前有了一线光明,光明来自遥远的地方——那座小木屋。

  他如释重负:“终于……要结束了。”

  他握紧了手中链刀,目光却仍然望着那座依旧宁静的小木屋旁边。

  “浅歌……我会回来,等我……完成这个任务。”

  ……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流光生而便是两界的使者。

  那个平常人所无法听到的声音,却在流光弟子耳里也是如此清晰。

  浅歌从梦中惊醒,却发现南枫已经不在屋子里!

  她跑出门外,恰好撞见了南枫像是毫无眷恋般转身离开的场景。

  心口突然压抑得有些疼痛。

  果然……自己太弱小了,无法帮上他的忙吗?

  那份还未来得及说出口的喜欢,在顷刻间被现实残忍碾压着。

  她,也很想要力量啊。

  去保护,她也想保护的人。

  <<捌>>

  时间像是过了很久,又好像只是消逝了片刻。

  他的出现那么突然,却又毫无任何突兀,仿佛像是偷偷去为她摘了束花。

  “浅歌。”

  “枫!我跟你说!我刚学会了……”

  “躲开!”

  令人恐惧的死亡气息瞬间笼罩在这里。他疾速飞奔过来,将浅歌牢牢护在自己怀里!

  两人一起摔倒在地,随后便是一阵猛烈的爆炸声,连周遭一切都被冰冻。

  炎十六眼神冷漠,从暗处走了出来,枪口却依旧对准了南枫。

  南枫护着浅歌,拼命反击,可仍有不少的子弹落在了他与浅歌身上。

  浅歌,快走。”

  “枫!”

  他一把将浅歌推开,自己反身将炎十六的所有攻击都挡下。

  戮 · 神囚!

  致命一击!巨大的怪物从地底钻出,将炎十六牢牢禁锢在其中。

  可是南枫自身也不好受,他本来便只剩最后一丝力气,最后一击差不多要将他整个人都消耗掉。

  一个微小的破绽也在炎十六眼中骤然放大,足以致命。

  炎十六竟然从怪物的手里脱离了出来!

  南枫看着炎十六的动作,突然怔住!

  爆裂流星 · 天火!

  空气中凝结了巨大的能量,被强力压缩在一起的风都具有无比的撕裂性。

  那是毁灭性的攻击,令人胆颤!

  他什么都听不到了。

  可......具有毁灭性的天火并没有落在他身上,巨大的压迫感后却是一阵天旋地转。

  风在他耳边呼啸而过。待到意识回归,却发现自己竟然动弹不得!

  他愣愣的看着前方,自己刚才所处的位置上。突然哀嚎一声,眼底血红。

  “浅歌!!”

  浅歌出现在他的位置上,以自己的身躯接下了那道天火。

  她吃力的转过头来,像是对他说着什么。可就像是隔了千万座山,什么都听不见。

  直到南枫全身都可以活动,他不顾着炎十六的攻击,强行施展了技能!

  链 · 囚罪!

  炎十六被锁在了其中,可南枫此刻也十分不好受,

  他压住涌上喉咙的那口血,冲过去抱起意识已经开始涣散的浅歌,连声音都在颤抖。

  “你为什么......这么傻啊!”

  浅歌努力的保持着自己的清醒,那双眼睛里,是挥之不去的浓浓爱念。

  ”枫......”

  “闭嘴!不要说话了......你会没事的,一定会的......”

  “我终于......用对技能了,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浅歌......求你,别在说了。我带你,去灵珑谷,你一定会没事的。”

  “真的一点都不痛呐......枫,你可不要伤心呐。”

  浅歌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她看见那个曾经冷酷到极致的阿旭,此刻也落下泪来。

  “只是可惜......终究还是有缘无分了。”

  浅歌闭上了眼睛,身躯在他的怀里逐渐冰冷过去。

  其实啊,我还是很后悔啊。还有最后一句,来不及说出来了啊。

  ——“我啊,最喜欢枫了。”

  <<玖>>

  南枫不知道自己到底抵挡了多少攻击。

  只知道意识已经开始涣散,四肢开始麻木,似乎连血都要流尽了。

  最后一击。

  炎天的死亡狙击!

  子弹转瞬间贯穿了他的心脏。可是,那颗心,早就痛到麻木了啊。

  南枫跌跌撞撞地走到浅歌身边倒下,看着浅歌仿若睡着的脸。

  手牵着她早已冰冷的手,就像当初在花海漫步那般一样。

  他轻轻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晚安。”

  ——“如果有来世,我一定会找到你。”

  = 策划结语 =

  历时1个月,终于把这个作品完成了。

  第一次做策划,心有戚戚,总害怕这个做不好,那个不完美,但其实,不完美就是完美。

  当时写这个作品的时候,填词和写手大大都在吐槽我,为什么要写一个悲剧,为什么要虐业刹小哥哥流光小姐姐,为什么要把大炎天作为反派。

  其实我想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反派,这也不是一个悲剧,活着永远比死了痛苦,缺憾总会比完美要动人,正因为共赴黄泉,才能够洗清这一世的孽,再续下一世的缘,而活着的炎十六却只能在此生继续挣扎。

  浅歌这个角色安排,其实,我是想告诉很多女孩子,不要等到最后才去勇敢的说喜欢,不要因为自卑而放弃许多机会。

  零零散散的讲了很多,感谢眉毛,感谢柏颜,感谢小黄叽,感谢十六叶,感谢沉默默,感谢糯糯,感谢绵羊,感谢谕澜殿,最重要的,谢谢自己,不放弃的自己。

  BTW:不要吐槽炎十六这个名字,这是写手大大十六叶墙裂要求自己做反派,因此,我就这么命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