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谕》玩家原创短篇小说:惩罚游戏

作者: 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17-02-07 15:20:44
  《天谕》玩家原创短篇小说:惩罚游戏

  本文来源:官方论坛。

  【壹】

  夜幕笼罩,残月被银河死死的系在天上,星星仿佛被浮云狐宫抛弃的远远地看不到一丝光亮。在浮云狐宫的中心大厅中,只有几盏烛火的光芒透过山水屏风隐约传到门外。微风从窗口吹过,烛火微闪,白天看起来清秀娟丽的山水画被扭曲成一段一段的阴影。绕过山水屏风,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很豪华的床。床上的一切都是粉色的,白天看起来温馨怡人。在床边的几盏烛火的映照下转为暗红色,床上有一白一红两个人。司空千阳半躺在床上,慵懒的靠着身后的靠枕,白色的头发散落在枕头上。司空望月趴在他身旁不远的位置,鲜红的衣服快要融入床单之中。两个人在这种环境下有一种诡异的和谐但却对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哥,快点,到你咯。”司空望月拿着扇子戳了戳司空千阳,然后不耐的扇了扇,想要挥走压抑到让人烦躁的闷热空气。

  “安静,我在思考。”千阳皱着眉头看着床上的绿色6,想着要不要出一张功能牌。望月看着千阳身上的氛围越发的沉重之后扬了扬嘴角,看来哥哥很不想输给他呢。

  在一个时辰之前,司空望月拿着一套卡牌冲进司空千阳的书房。千阳放下手中的文件揉了揉眉心看着面前这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静静地等着望月说话。他刚刚镇压了花狐族的叛乱,将所有魔化之人都收押起来。叛乱过后好多事宜都要处理,建筑的修葺和人员的善后,太多太多的事情都要他来解决。

  司空望月进门之后把手中的卡牌扔到司空千阳的书桌上,卡牌打翻了摆放在桌面的墨盒。望月随意的撩起衣摆坐在门口的茶桌上,一条腿搭在旁边的椅子上,另一条腿在那里晃悠着。“哥,我今天去帝都,遇到了一名神秘商人从他那里买了套新的卡牌回来。要不要来一局,谁输了就答应对方一件事怎么样?”

  司空千阳把倒下的墨盒慢慢扶起来,手指轻轻叩了叩桌面。书房门外候着的侍女端着刚刚泡好的茶进来,端给司空千阳和司空望月。随即低头收拾着之前送进来的冷茶。

  “若你赢了,要求?”司空千阳低头抿了一口茶,语气平淡不带有一丝好奇。他只是想知道若他输了要承担什么样的后果。从小到大,这个不省心的弟弟不知道耍赖了多少次让他做一些丢人的事情。

  “我要你留花狐一族性命。”司空望月坐直身体,收起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一本正经的开始和面前这位狐族之主谈起了条件。他武功没有哥哥好,又没人拥护,根本没有跟千阳谈条件的资本。司空千阳再怎么冷酷无情也是他哥哥,他不会带人来反对他哥哥的,但是母后他必须要救。他所能做的也就是在千阳下杀令之前,用一场看似荒谬的赌局来争取一个好一点的结果。

  “司空望月,你可知道你要救的人是狐族罪人!”司空千阳拍了一下桌子严厉的说到,他一把将面前的卡牌扔在望月的脚下。他没想到司空望月刚刚从帝都回来就知道了这件事。是谁给司空望月透漏了消息?看来族中需要好好整顿一下了。

  侍女被突然改变的氛围吓坏了,她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跪下等候发落。司空千阳不是无故发难的人,他挥了挥手示意她出去。侍女端起茶具,恭敬地出门,顺便将门带上。

  屋内只剩下兄弟二人,气氛压抑到极点。司空千阳虽然平日冷峻一些,但他还是很宠这个唯一的弟弟的。不过这不代表他可以不顾族人的怒火放走整族的罪人,哪怕花狐族的首领是他的母后。自从他成为了狐族族长,他就只能把整族的利益放在自我感情的前面。可这些事情是他这个弟弟不知道也不能理解的。

  “哥,母后他们已经受到了惩罚,而且在叛乱中他们也损失惨重。留他们一命吧!那可是我们的母后!”司空望月不知道为什么哥哥这么不近人情,一定要在狐族祭坛将母后和花狐长老们集体斩杀。

  “我答应你的赌局。”司空千阳不求望月能理解自己的立场,花狐族被收押的人都已经魔化,他们是一定要杀的。魔化之人已经没有了曾经的善念,而且花狐族的人如果流放出去,日后定会死灰复燃。若……他担心望月无法应对。答应望月,他就一定要赢,让望月断了这个荒谬的念头。“等我把这些文件批改完,就开始。”

  “好啊,那我在你卧房等你。”司空望月觉得自己赢的希望很大。司空千阳平日事务繁忙,肯定没有时间去玩这种小玩意。他捡起地上的卡牌,掩不住得意的走了出去。

  司空千阳看着望月的背影,低头继续批改文件。时间不多了,他要把能做的都做了。他还要去探查魔化气息的来源,前提是他能够快速的解决这一摊乱事。

  【贰】

  “黄色6”司空千阳冷着一张脸,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他之前听了望月讲了整个规则,第一次上手但是赌局又颇大,他要谨慎走好每一步。

  “黄色skip。哥哥,你渐渐进入我的围栏之中了哦。” 司空望月有些小得意,虽然他看起来有些乘人之危,但是只要能救出母后他做一次又何妨。

  “黄色4”望月接着打出了下张牌,然后不断用话语催促着司空千阳出牌,来扰乱千阳的思绪。“哥哥,要不要出功能牌呀?快点思考哦。我可只有两张牌了哦。”

  “等下,我在想。”司空千阳看着对面笑的有些小猖狂的司空望月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出手中的DrawTwo,望月这么催促自己出功能牌肯定是有一定把握的,他手中会不会有DrawFour?不过不排除望月是在诈自己,在赛点的情况下他要选择走一条更有可能脱离望月设计的道路。“DrawTwo”

  “哦~哥哥,你在赌我有没有DrawTwo或者DrawFour么?这不像你的性格哦”望月抬手摸了两张牌笑了笑。“不过恭喜哥哥你猜对了呢。我没有哦。”

  “我们现在就是在赌博。”千阳扶了下眼镜,端起床边放着的醉生梦死抿了一口。他有些头疼,望月这么玩世不恭,以后如何担当大任。“黄色3”

  “哥哥,你快要跑出我的围栏了呢。”司空望月手中没有黄色的牌了,他有些小失落的摸了一张牌。“不过哥哥,你这么沉默着也掩盖不了你功能牌少的可怜的窘境哦!你是逃不出去的!”司空望月全程扯着嘴角保持着他撩妹的迷人微笑,可惜他对面坐着的不是他的迷妹,而是他不懂风情的冷淡哥哥。

  “红色3,到你了,你可以慢慢想。”千阳接着自己刚刚出的牌换了一个颜色。他手中可以出的也就这一张数字牌了。

  气氛越发的怪异,手中的牌越来越少,时间在一点一点流逝。两个人都是做出奇妙的表情来掩盖自己的一些小算计。

  司空望月看着对面从开始一直面瘫着的哥哥,除了偶尔皱着眉头没有其余的表情。司空望月很难推算千阳的牌况,他看着床上这张快要融入床单的红色3想着自己是不是要出一张红色的Skip,千阳可是只剩2张牌了呢,可不能让他轻易赢了。不过,出红色的Reverse应该也可以吧,都是禁手牌呢。

  “红色Reverse。呐,哥哥,再送你一张红色9”望月依旧保持着自己的诡异笑容,盯着千阳手中的牌不断猜测着怎么样才能赢了千阳。

  千阳手中的两张牌都不符合出牌规则,他伸手摸了一张牌,是绿色9。 “绿色9”

  “哥哥,你在给我送牌么?绿色0”望月看着他手中剩下的蓝色5和红色的Skip想着如果千阳出了红色牌那他就赢了不是么。

  千阳舒展了他一直皱着的眉头,看着对面不断打着各种小主意的望月无声的笑了一下,可惜望月低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看到。“UNO,Wild,蓝色”千阳先示意自己就剩下一张牌了,然后打出一张黑牌改变了出牌的颜色。

  望月惊讶的抬起头,糟糕了,被哥哥算计了。千阳把出牌的颜色变成了蓝色,那绝对是手中剩下的一张牌就是蓝色。可是如果他出蓝色5就输定了。只能赌一把,看能不能摸到蓝色的功能牌或者黑牌了。

  “哥哥,我输了。”望月看着手中的绿色的Reverse,颓废的扔下手中的牌。母后对不起,终究我还是赢不了哥哥。望月把自己的脸埋在床上,不愿再抬头。

  外面天空远远地出现一抹红色,黎明来到但是对于狐族来说却是一个血色的一天。“望月,睡一觉所有事情都结束了。”司空千阳随手将头发梳起来,起身要出门去处理事务。天亮之后就是处决花狐一族时候了。

  “司空千阳,我恨你。”望月的声音从被子中传来。

  司空千阳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不做任何解释转身离开。

  【叁】

  天刚刚微亮,浮云狐宫平日里湛蓝的天空今天变得灰暗,云层厚重的像要塌下来。平日里绝美的风景被一抹浓重的肃杀之意撕扯破碎。九尾狐族人安静的围绕狐族祭坛而站,在他们的包围圈中跪着花狐一族的罪人。花狐一族身上衣衫褴褛,大多血迹斑斑。可见他们昨天杀伐了多少无辜的生命。

  九尾族的人不发出一点声音,但是不断地将自己的怨念和愤恨加在花狐族的身上。侍卫们手中拿着刀剑,他们的身上和兵器上还不断地向下滴血。有反抗者杀无赦!祭坛周围还有不少狐族的孩子,狐族的后代需要经历这些来增强自己的意志力和承受力,但不代表他们在这么小的年龄就需要直面血腥和残忍。女人们都默契的用一只手捂着孩子们的眼睛,一遍用另一只手释放技能给侍卫们疗伤。他们都静静地看着站在高处的司空千阳,他们在等着他们的族长为他们报仇。司空望月哭着被侍卫狠狠拦住,狐王有令不许世子靠近祭坛一步。

  沉重压抑的气氛被一声急促的通报声打断,远处跑来一位身上满是伤痕的侍卫。“报!花狐族长狐不明盗取狐族命脉,青麟木魔气四散。”

  “杀!狐族长老随我前去青麟木!”司空千阳运足气力大喝一声。可恶,居然是调虎离山。狐族侍卫们奉令冲向祭坛上跪着的所有被魔化的花狐族罪人,其中也包括他的母后。说完杀令他赶紧冲向青麟木。

  血色染红了纯净无暇的浮云狐宫,倾盆大雨突然而至,仿佛要拼命洗刷这些罪恶,还浮云狐宫一片安宁。

  “青丘风,浮云雨,化作灵狐指间泪。阳儿,月儿,是母后对不住你们。”远去的千阳听到这句话顿了一下脚步却没有回头直冲青麟木。那是他的母后,他的心也不是石头做的,但他没办法,因为他是狐族之主!这些恶名就让他一人承担吧。

  司空望月看着祭坛之中自刎的母后,瞬间觉得世界崩塌。怎么会?怎么会!哥哥他竟然真的下令杀了母后!“啊!!!司空千阳!我恨你!”司空望月在绝望之中拼命挣脱看守他的侍卫,追着司空千阳冲向青麟木。他要问问司空千阳的心是不是石头做的!

  司空千阳赶到青麟木,发现狐不明已经损坏了封印,正在取出青麟木中的狐族命脉,以牺牲灵界其他生命的代价换取狐族力量的增强。千阳大怒,对正与青帝神器抗衡的狐不明打出一记杀招。

  狐不明大惊,他没想到青帝神器守护之力如此强大,导致他没有在计划的时间内完成盗取狐族命脉。可是他现在已经没有余力去躲开司空千阳的杀招了。狐不明身死,花狐族叛乱已然结束。但是青麟木魔气还在不断逸散之中,此时为狐族生死存亡的时刻,为了九尾一族,狐族各长老都拼命阻止魔气逸散,渐渐地都耗尽灵力变回原形。

  伤心欲绝的司空望月晚一步到达青麟木,而此时司空千阳已然进入青麟木中。司空望月目睹了长老们的牺牲,不禁茫然无措。

  司空千阳阻止魔气逸散无果,只能以身体为容器吸收魔气。他回头看到自己的弟弟茫然的站在青麟木之外,不知道如果自己魔化之后望月能不能支撑起狐族大任。但此时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好在他没有给弟弟留下未解决的内忧外患。

  “望月,快用青帝神器压制魔气!”司空千阳回头对着望月喊道。

  茫然无措的司空望月听到哥哥的声音下意识的拿起青帝神器压制魔气。他不是小孩子,就算他想要找千阳质问,也不会拿整族的命运开玩笑。

  终于青帝神器将魔气压下,但之前溢出的魔气足以让狐族魔化。青帝神器需要拿出去救族人。千阳强撑身体以灵力维持狐族命脉,他看着想要冲进青麟木的望月,让他站住。“望月,神器之力已耗尽。你此时进来也无济于事。狐族就交给你了!”司空千阳封印了自己来稳定狐族命脉,他已经魔化,出去反而是危害族人性命。

  “哥!!!”司空望月抱着神器嚎啕大哭。一瞬间他明白了许多许多。

  曾经结契的时候,你说过,要永生永世兄弟同心!到底……是谁……违背了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