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谕》玩家原创小说:来自云垂的你四

作者: 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17-02-23 17:02:52
  《天谕》玩家原创小说:来自云垂的你四

  本文来源:官方论坛。

  第四章·真名的归还

  不知过了多久,祭司在满室的阳光里醒来。他第一眼看到的,是趴在他胸口上熟睡的小狐狸。再环顾四周,发现三个孩子都伏在床沿边上。那些为他换洗的衣袍、擦身的毛巾,还有三把白帝银剑,仍搁在原地没有动,就连屋内都还萦绕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看来自己之前伤得不轻。

  祭司摸了摸孩子们的脑袋,睡眠最浅的玄极动了一动,最终也没有醒。想必这些孩子不眠不休地照顾了他许久,所以才累坏了。他刚想欣慰地闭上眼,就听见木门吱呀一响,寡妇走了进来。她拿着一盆新水,正想要换掉旧的,一抬眼,发现祭司正在看着自己。

  “咦,祭司大人,您醒啦?您……”

  寡妇话才说到一半,就给祭司的噤声手势给打断了。

  寡妇明白他的意思,热泪盈眶地点点头,放下新水盆后,用口型回复道:“我去报平安。”

  祭司目送寡妇离去,听到外头村长的声音:“祭司大人醒了吗?他现在怎么样了?”

  “他醒了,看来已经没啥大碍了。就是孩子们还在睡,他就让我先出来了。”

  “哈哈哈,那就好……”

  嘈杂的声音逐渐远去,祭司将目光从卧室门口收回,转向窗外明媚的阳光。屋外种了棵栀树,花儿正开得绚烂,就像身穿盛装的少女,矜雅地坐在枝头,仿佛与祭司相望。

  不久之前,为了证明对孩子们没有恶意,祭司带着他们来到了事件现场,并激发了一场以少胜多的搏战。

  何以见得是“激发”?那是因为祭司在清理废墟时就察觉到,自从把那几个孩子引向这个时空,便有魔军在罅隙外埋伏,等孩子们一靠近,就立刻倾巢而出。为何他们没有打算突袭,那是因为惧怕祭司出手。

  而祭司为除后患,便暂时不关闭穿越门,并命令村民远离此处。待到孩子们身体康复、重临此地,他隐藏了自己的气息,让这群魔军误以为只有孩子们靠近,这才将它们诱骗而出、赶尽杀绝。至于他们怎么在这充斥着荒流的时空罅隙里待这么久,祭司没兴趣知道。他唯一关心的,是要保护的人们的安全。

  在战斗之中,他看着眼前的景象,回忆起了过去的事。从鸿蒙远古时代,到越洋至夏大陆,一直到四帝大战业难,他护送村民全身而退。

  自从当年,他进入这个时空,就再也没出来过。因为那一场战斗,他耗损过多力量,多亏女神的祝福与村民的照料,他才得以迅速痊愈。而第一代村民对战事报以悲观,认为四帝不可能战胜魔神业难,于是便和祭司协约,请他对这场战争进行保密,让后世都以为外部世界困苦动荡,离开必不得善终;而他们生活在这个小小的箱庭里,平静幸福又安稳。

  葬送他人的未来,还美其名曰是在保护他人,这样是正确的吗?

  祭司对村民们的提议也曾反对过。但当他发现了一个巨大秘密后,便答应了下来。

  ——因为对于强者来说,与其努力让所有人喜欢自己,还不如学会掌握他人的命运。

  这样漫无边际地胡思乱想着,祭司慢慢陷入了另一个梦境。

  再次醒来时,窗外灿烂的晨曦已经化成了温柔的夕阳。祭司一睁眼,就看见小狐狸放大的脸。他闭着眼睛,嘟起嘴巴,正想亲下去。

  “……?!”

  祭司受到了惊吓,赶紧把小狐狸拎起来。小狐狸被擒了尾巴,只得晃动着短短的四肢挣扎。可上不着殿、下不临地的,怎么逃都逃不掉,小狐狸只得哭道:“救命呀——木头人!吃货!白团!快点救我呀!”

  祭司动作太快,一旁的孩子们听见了小狐狸的呼救,才匆匆回过神:这色鬼还没用真爱之吻唤醒沉睡的美人,美人就自己醒过来了,还是受着惊吓醒来的。

  看祭司瞪着小狐狸,完全没撒手的意思,小洛瞅了瞅非礼勿视的玄极和熟若无睹的少师,心里怒了一句不靠谱,只好自己打起了圆场:“呃,祭司大哥,你别怪他,他只是看见故事书上说……”

  听着小洛故意把“故事书”这三个字咬得很重,祭司才放下已经累蔫的小狐狸,戳着他可怜兮兮的小脸蛋斥道:“故事书上的东西你也信?”

  “我就是担心你嘛,怕你醒不过来了。你当时满身是血,回到这儿倒头就睡,别提有多吓人了……”被放下的小狐狸好了伤疤忘了疼,只见他屁颠屁颠地抓住祭司衣襟,爬到他胸口上,“再说,美人在怀,若不一亲芳泽,岂非不解风情?来,快让我看看,你伤好没好……”

  祭司二话不说,再次把想要钻进他衣领里的小狐狸拎起来:“故事书是这么教你对长辈说话的?”

  “哼,九尾是天生的情场高手,哪里还需要别人教——”

  “行了,狐族的小家伙,你就别胡闹了。”秦少师听着话题越讲越歪,只好放下了书。他看向祭司,走到他跟前,躬身行了一礼:“请允许我称呼您真正的名讳:次神大人。十分抱歉,我们借助灵族的窥梦术,进入了您的梦境,所以知道了您的身份。一番不敬,请您原谅。”

  祭司听罢大吃一惊,继而一股愤怒涌上脑袋——原来这几个小兔崽子是因为这个才守在自己身边的!亏自己为了保护他们差点连命都豁出去地又打又杀!

  “哈,你们真是出息了,竟然对我玩阴的……”祭司忍不住恼怒,但又却转念一想:是啊,他们早就不是有奶便是娘的年纪了。记忆正在慢慢复苏,成人心性一并觉醒,想尽办法解开心中疑惑也是情有可原,怪不得他们。

  于是祭司只好压下一肚子闷气,抬起眼来,柔声问道:“那你们想要干什么?”

  “希望您能让我们多留在这儿几天。”玄极接话,“我知道,我们四个待在这里的时间越长,村民们的安全就越会受到威胁。但您之前已经击退了那批魔军,想必他们短期内不会轻举妄动。所以还请您……”

  “——行了,过来。”祭司打断了玄极的话。玄极楞了一下,迟疑着靠过去,没想到却被祭司用力一拉,在他白净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

  一声脆响,让周围三个孩子都愣在了原地,只见祭司捏了捏玄极的脸蛋道:“哼,最多三天,不许反悔。”

  “……谢、谢谢您……”玄极的脸都红透了,下意识地捂住面颊。祭司见状,连忙拨开,“你这孩子,怎么搞得像是我打了你一样?我是瞧你以后回去了,就再没有机会亲你了!”

  “哼,祭司大哥,木头人不给你亲,我给你亲!”小狐狸雀跃而起,趴上祭司肩头,指指自己的左颊,“来,啵一个!”

  祭司笑笑,将小狐狸从肩头搂下来,亲了一口,掂了两下:“嗯,望月是比以前重一些了。”

  “望月?”小狐狸眨巴眼睛,赖在祭司怀里不挪窝了,“我的名字吗?”

  “是的。”祭司揉揉他毛绒绒的长耳朵,接着把玄极牵到自己身边来,“要说背后玩阴的,其实我也没差。你们刚到村子时,我没经你们同意,就把你们的生平检录了一遍。换句话说,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们的本名和身世。现在是时候把真相还给你们了。”

  他话说到此,环视了一圈。意外的是孩子们居然没有闹起来,而是像听故事一样安分地坐着。于是祭司牵起孩子们的手,挨个点道:“玄极是帝社龙将,也是云垂的皇帝。望月姓司空,是狐族之王。小洛是怒鳞火部的统领,也是帝国最强的驱魔师。”

  说到秦少师时,他却笑了一笑:“至于少师嘛,你太有趣了。关于你的身世,我就不透露了,自己去解谜吧。”

  “哈哈哈,怒鳞,统领,最强驱魔师?这听起来的确挺像我的!”小洛兴奋地握紧双拳,又看向呆若木鸡的玄极和望月,“不过没想到这两个小子居然是这么厉害的角色,看来以后回去得多分点零食给他们啦。”

  秦少师听罢,面不露喜怒,只是淡淡地又问祭司道:“所以,您是想告诉我们,我们四个人都有着高贵的出身和沉重的责任,没有理由也没有时间在这里虚度光阴?”

  “对。不过你们都知道真相了,仍执意要在这里留几天,我就不拦了。毕竟我可是收了定金的。”祭司笑看一眼玄极,掀开被子,坐在床沿穿衣套鞋,“我现在要回白帝神祠一趟,有兴趣和我一块儿过去吗?”

  孩子们面面相觑,心想确实还有事情要弄明白,便同意了随祭司一起前往神祠。看祭司已穿戴整齐、正抬着手梳理头发,他们也开始主动收拾起屋里的杂物。

  望月左顾右盼,见祭司的银剑上血迹斑斑,就想把它们拿到水边清洗。可没想到他使尽全力,竟连挪动银剑分毫都做不到。正当他急得满头大汗时,祭司的手就从他背后伸了出来,将他连同剑一起轻松地提了老高:“别费力了。剑中灌注了白帝的神力,除了她和我以外,别人是拿不起的。”

  望月正想说什么,就听见有人敲门,原本端着旧水盆和垃圾桶想要出去的玄极和小洛也停下了脚步。只见寡妇小心地推开门,瞧屋里的人都平安无事后,她露出了如释负重的微笑。屋内人再往外一看,发现全村人都到了。

  寡妇一边招呼村民接下玄极和小洛手里的杂物,一边恭敬地对面色仍显苍白的祭司躬身邀请道:“祭司大人,咱们今晚七点开百家宴,您若愿意,就带上孩子一起参加吧!”

  “百家宴?”小洛一听,眼冒金光,“是会有很多好吃的吗?”

  “是啊,洛哥!”村中的小孩也围了上来,“今晚咱们可要大饱口福啦!”

  “哇——天哪——”小洛发出了一声满足的长叹,“人生无憾了!”

  “就是就是,这里有可爱的大姐姐、丰盛的百家宴,我都不想回云垂了。”望月也高兴地说。

  寡妇笑着看了一眼欣喜若狂的孩子们,又抬头对祭司说:“之前您与怪物搏斗受了重伤,大家没帮上忙,心里都很惭愧。现在那边村长已经命人收拾干净了——派去的家伙都有经验,不会被魔气感染的。您护佑村子世代安宁,却总让自己陷入危险,我等无以为报,只能烹些佳肴,让您的身体快些好起来……”

  祭司微笑,摆手称道:“应尽之责,不足挂齿。反倒是麻烦你们了,还要为我分担这些。我想孩子们能在这吃上一顿百家宴,他们回到云垂之后一定会非常难忘。”言罢,他又拍拍小洛脑袋,示意他们立刻启程,“刚才孩子们说想和我走一趟白帝神祠,我看天色尚早,便带他们过去转转,今晚一定准时到场。”

  “不准时也没事!您愿意参加宴会,就是无上荣幸了!”一旁的村长喜笑颜开,“只不过您伤口初愈,舟车劳顿会否勉强?我让舍弟陪各位过去?”

  “不用,我没事。”祭司走出小屋,扣好袖口纽钉,将三把银剑插入袖里。众人看着那又长又利的刀刃,像雨丝织入瀑布一样,轻松地被收纳了起来。而那些干裂的血污如飞花飘散,剑刃又变回了一尘不染的模样。

  “我承蒙白帝祝福,虽不至于钢筋铁骨,但也保我万毒不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