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谕》玩家原创小说:来自云垂的你五

作者: 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17-02-24 00:00:00
  《天谕》玩家原创小说:来自云垂的你五

  本文来源:官方论坛。

  第五章·善恶的叩问

  屋外,等众人纷纷散去后,祭司又从那百宝囊一样的袖口里拿出了八对羽翼,分给孩子一人一双。

  “还记得怎么飞吗?”祭司问。

  孩子们互相看对方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这是什么表情,到底记不记得?”祭司做了个小鸡扑翅的动作,引得三个孩子全都笑了。倒是秦少师无奈地扶额,心中对翼族的印象荡然无存,“自是当然……还请祭司大人放心……”

  “那就好。”祭司将羽翼装上他们的脊背,“虽然都是一些品阶不高的翅膀,不过日落前到神祠是没问题的。飞行可是我们翼文明的必备技能,我们将它授予夏大陆的人类时,人类还在努力适应脱离地心引力呢……”

  祭司给最后一个孩子装好背翼后,扬了扬自己璀璨夺目的六翼天羽。接着站起身来,眺望远方,昂首长叹:“此去经年,现在是云垂武者皆习得此术了。若有机会,真想看看众人在苍穹飞翔的盛景。”

  他一边说着,一边和四个孩子飞了起来。他们朝着天边那最朵瑰丽厚重的云彩滑翔而去,感受着清风将身体浮托而起的久违的轻盈感。脚下,村屋星罗棋布,人群犹如行蚁,放眼望去,天地好似棋盘,尽在视野之中。

  村民们抬头仰望五人,鼓掌欢呼,眼角眉梢中尽是憧憬。

  “所以,这就是您一直坚守此地、不送村民们离开的原因?”秦少师抬起头问祭司,“您拥有传奇的武器、众人的崇拜,永未枯竭的力量,不死不灭的身体,因此宁愿牺牲自由,也要享受这些东西?”

  “少师,你太无礼了!”玄极连忙制止。

  祭司听罢,反而笑了:“原来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一个苟且偷生的懦夫吗?真是越长大越刻薄,还是刚把你捡来的时候比较可爱。”

  秦少师沉默了,静待祭司回话。

  祭司见秦少师板着脸,长叹了一口气,飞得更高了些:“这些东西的确使人眷恋。平静幸福的生活,仁爱友善的村民,无一不让我这曾枕戈待旦的战士感到不舍。更何况,我是这里的造物主,这里的花为我而开,这里的树为我而败,我能让霄汉黯淡无光,亦能让沧海化作桑田——不过,创造并享受着这所有一切的我,你以为牺牲的仅仅是自由而已?”

  祭司说着,朝着天空轻轻抓了一下拳头。

  顿时黑暗吞没视线,就像瞬间跌落幽冥。强烈的窒息感压迫而来,让孩子们吓了一大跳,连秦少师都变了脸色。

  接着,祭司放开五指,世界重归原样,云暖风轻,鸟语花香,好像刚才一瞬间的黑暗不过是个错觉。

  “神力结界?”秦少师恍然大悟,继而又惊诧不已,“您用自己的灵魂,支撑着整个时空?”

  “没错。”祭司说,“估计你们在我的梦境里也看见了,白帝使用神力割裂空间,让我护送这一村百户人在此避难。可她只来得及割裂空间,却根本顾不上关闭空间。想要这么做,只能用更强的力量。而在当时,除了我的灵魂,没别的可用了。”

  玄极和望月听罢,亦是诧异。他们知道,身而为王,在必要时定会以身殉民;但没想到祭司身而为神,也愿为人类做这种牺牲。

  然而祭司却像是个旁观者,淡淡地陈述着自己的遭遇:“我也想过等到战事结束就护送村民离开此处,但后来我发现,我几乎所有的神力都在那一场战斗中耗尽了。仍支撑我肉身不灭的,是白帝剑中的祝福之力。我一旦动武,祝福之力和我的灵魂会转换出少量战意供我战斗,消耗些许倒也无妨,但如果我受了重伤,或是释放过多战意,我的元神就会损伤一次,直至万劫不复,我与村民都将难逃一死。之前你们应该也看到了,我战斗时几乎只依赖武器,那是因为我曾受重伤,灵魂又化为时空结界,内力俱损,剑气稀薄,所以才会被区区杂碎所扰。”

  “啊?竟然是这样!”祭司话音刚落,四个孩子就炸开了锅,忙不迭地道歉。

  “不过,你们也看到了,我过得很幸福。”祭司摊开双臂,他身后是绵延的梯田和升腾的炊烟,“我最爱的人是白帝,我愿为她付出一切。她授意我要好好保护大家,那么我就用灵魂创造世界。魔神业难如此强大,她愿意前来相救,已经是最大的照拂,我不后悔追随她。所以我要坚持下去,总有一天,四帝再临,她一定会找到我的。”

  “四帝已经消失很久,白帝恐怕也……”小洛说道,“你这样等她,真的有意义?”

  “可天都裁决——”祭司急道,却欲言又止,最终笑叹一声,“或许吧。”

  小洛听罢,张了张嘴,哽在喉咙眼的话竟是不忍再说了。

  天地静谧,仅剩风声。

  半晌过后,祭司又问:“知道为什么村子里的年轻人这么少吗?”

  他的声音像风一样缥缈。见无人能答,他又陈述道:“再怎么严守秘密,总有些好奇的人会发现蛛丝马迹。我曾以守护之名将他们困在这里,封锁他们的视野,葬送他们的未来,对此我本就心存愧疚。所以我把毕生的藏书都拿出来分享,加之自己撰写的云垂王朝时事,让这些年轻人从书页中窥见了外面的世界。从此之后,每过三年,这里就会召开一次会议,让这些年轻人自行选择,是要留下,还是离开。那部分离开的人,有的成功穿越,有的命丧罅隙。成功的那部分在云垂过得如何我不得而知,但那些死去的,我将他们的魂魄碎片收集起来,用于这个时空的建设和开拓。”

  “可是,如果这里面积越来越大,就难免会和夏大陆接壤。”玄极说道,“我记得我在神语书院学习过这方面的知识,典籍上说,时空重叠是很危险的,一有力场波动,边界就会混淆。这样一来,不光您的灵魂会被侵蚀,全村的人都有性命危险……”

  “这个我当然考虑过。”祭司回答,“所以我在禁止开拓的时空边界设下法术,一有人靠近那里,就会被传送回村子。”

  小洛听罢,立马从口袋里掏出那张皱巴巴的手绘地图:“这么说,我和村民外出打猎,被传送回村的地方,就是结界的阵眼?那儿与云垂大陆只有一墙之隔?”

  “没错。”祭司点头,看着下方已然清晰的桃林与神祠,示意孩子朝下飞去,“不过以你们现在的实力,如果没有我协助,是不可能回去的。”

  当他们重新站立到地面上时,祭司又指着那片桃花林说到:“当时我就在前面,抵抗那些不断进犯的军队。后来,我净化四方魔气,将他们葬在这里。你们所看到的每一棵桃花树,下边都埋着一具怪物的尸体。”

  四个孩子看着眼前郁郁葱葱、连连绵绵的桃花林,光是树干都数不过来,不禁感到无比震撼。

  “好厉害……那时候的祭司大哥,一定帅得没边儿了……”望月看着一片片粉瓣在风中飘飞,本想接住它们,但一想这花儿是长在尸体之上的,就又收回了手。

  “大人,很感谢您为我们解答这些,但现在还有最后一个问题——”玄极转身又问,“您不是云垂帝国的人,怎么会对这些了如指掌?”

  “你们跟我一起进神祠就知道了。”祭司朝前走去,上了祭坛阶梯。他一边走,一边感慨,“想当年,我也是一骑当千的翼族战士,曾与白帝竞争大陆领袖之位。可惜,我因一样东西输给了她。”

  “什么东西?”小洛问。

  “心啊。”祭司拍拍胸口,“不过,她是真的很厉害,我根本打不过她。”

  “咦,”望月坏笑,“这么说来,当初大哥在前往夏大陆的航船上,请白帝喝星落酒,是不怀好意的咯?你还骗大家白帝喜欢吃甜的,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这样嘛……”

  “说什么呢?人小鬼大。我看起来像是趁人之危的坏蛋吗?”祭司装作生气的模样,“我就是知道她喜欢吃甜的,所以才故意拿酒出来啊。星落酒是我从元狸大仙那儿买来的,可樱花红豆羹是我自己亲手熬制的。让喜欢的人吃自己做的东西,你们知道有多幸福吗?而且她是真喜欢吃这个,之后还向我讨教怎么制作——要没有这么多破事,我愿意为她下一辈子的厨……你们这些小孩子,知道大人心思嘛?”

  “知道,知道,太知道了。”望月爬上祭司肩头,“想不到你在这儿困了这么久,还是这么会讨女孩子欢心。真想把你带回云垂去,咱们一块泡醉梦温泉,赏四方佳丽……”

  “大人,”玄极听罢,三步并作两步,跑到祭司面前,将他拦在原地,“您……您不如考虑一下吧!”

  “考虑什么?”祭司和孩子们都愣住了。

  “和我们一起回云垂吧!”玄极又重复了一次。

  “哈哈哈,我想啊。”祭司把他抱起来,继续朝前走去,“可是,我若要抽回已经成为神力结界的灵魂,不仅是我,全村的人,都会死的。”

  “……”玄极听罢,一时语塞,却还是攥紧了祭司的肩膀。

  “算了吧,小皇帝。”秦少师拉拉玄极的围巾,“祭司有自己的坚持和选择,不必为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