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谕》玩家原创小说:来自云垂的你八

作者: 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17-02-28 17:38:21
  《天谕》玩家原创小说:来自云垂的你八

  本文来源:官方论坛。

  第八章·终焉的离境

  翌日,玄极起了个大早。他给望月盖好踢翻的被子,把小洛嘴角的水渍擦掉,路过书房时,看见秦少师一夜未眠,正加紧摘抄此处村志。

  秦少师听见脚步声,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是玄极,又把头低下:“你去哪?”

  “我去阿姨家拿咱们的衣服。”玄极回道,揭盖拣叶,给他泡了壶醍醐茶。

  “好,我待会叫狐狸和小洛起床去找你。”秦少师喝了一口,便继续奋笔疾书。

  “没事,让他们多睡会儿。”玄极见他如此刻苦,不好再打扰他,就任他忙去了。

  玄极走到屋外,抬头望去,晨光熹微,夜雾缥缈,泛紫的天边还若隐若现着一颗颗繁星。他穿过乡间小路,来到寡妇家门前,轻轻地敲了两下。

  里屋立刻传出有人起身的声音,门开了,是寡妇的脸。她面色憔悴,似一夜未眠。玄极和她走进屋子,看到桌子上整齐地摆着几套成衣。那是四人的服装,缝补得相当用心,几乎都看不出它们曾经被撕碎过。

  忽然,屋子后院里传来一阵由远至近的脚步声。那人来得不急,将纸伞收起抖了三抖,方才推门而入——原来是村长,他手里掂着好几只小包裹,里头装着干粮之类的杂物。

  寡妇朝村长行礼,村长向她点点头,她便起身走了出去。

  “天色尚早,你可愿意和我这老朽聊上两句?”村长将包裹放好,抬手请玄极就坐。

  玄极抱拳欠身:“荣幸之至。”

  村长微笑看着玄极,眼里尽是怜爱之意:“你们来了大半个月,我一直没机会好好介绍自己,现在应该还不算迟。”

  “村长请说。”玄极起身落座。

  “老朽名叫柳裁风,家里原来还有三个儿子,全都去了云垂。我和最年幼的弟弟相依为命,从二十岁起就担当村长一职。在这里,村长之位如同官爵代代世袭,而柳家也未曾出过极恶之人,因此我族才蒙村民爱戴,与祭司大人共护此村。以前我恪守本命,直到你们出现,便让我频频向往,云垂皇室是如何呢?是否君仁臣善、兄友弟恭,能让我放心地托付所爱?”

  “村长,您……”听到这里,玄极明白了什么。眼看村长突然朝自己跪了下来,千沟万壑的脸上泪水纵横:“云垂之主,请救救祭司大人吧!”

  “村长先生!”玄极立刻弯腰扶起村长,奈何他力气太小,竟是动也动不着。而村长望着玄极,继续向他哀声低诉:“我们对祭司大人而言,就像只能用双手捧着才能留住的沙砾。可一位神祇的双手,被一捧微不足道的沙子束缚,那是该多么可笑?无论如何,就算让我们都回归尘土也好,只要能还祭司大人自由……”

  “村长先生,恕我直言,”玄极只好也跪坐在村长对面,“对祭司大人而言,自由是一种态度,而并非一种状态。”

  “那祭司大人就应该这样被一群蝼蚁,永生永世地捆绑在这狭隘的箱庭里?哪怕他心怀广袤世界,可仍身处箱庭中,一样于事无补呀!”

  “不是这样的。”玄极摇头,“在天地眼中,祭司与诸位没有区别,谁都不该对他人妄下评级。万物都要经历从诞生到死亡的过程,并没有什么存在是可以永恒不灭的。”

  玄极看着村长的眼睛,一字一句地清晰回答,小脸上满是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威严:“更何况,此处和云垂虽近在咫尺,可时空之间却充满危机。大人一旦抽回自己的灵魂,销毁这块适宜生存的领域,他和诸位都将死无葬身之地。如今大人既没有双全之法,也无力助所有人安然通过,那何不就顺其自然,先维持现状,守护村落的安宁和平,再思索将来?”

  “可……”

  村长还想多说,门就推开了。秦少师靠在框边,抱着胸笑望二人:“村长大人,玄极受您指教,获益颇多。所以,也请您点到为止,别再为难玄极了。”

  村长愣在原地,沉默半晌,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看着犹如谪仙一般的秦少师,再看着他身后满面泪水的寡妇,在玄极的搀扶下缓缓站起身来:“唉……不愧是云垂之主。你所说的话,一如当初祭司大人之言。真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我仍然没有分毫长进,参不透这所谓的仁道。惭愧,惭愧呀……”

  接着,他举袖拭去泪水,将衣物和包裹郑重地递给玄极后,摸了摸他的脑袋:“你们走吧,一路顺风。”

  玄极松了口气,将双手举过肩,接过村长赠礼。

  “多谢村长大人。救助吾等之恩,玄极没齿难忘。待玄极回归云垂,定会倾力找寻两全其美之法,让祭司大人与诸位皆有归宿。”

  来到时空裂缝的废墟前,祭司早已在那等候多时。

  四人惊讶地看见,全村的人都到了。他们身着盛装,面色肃穆沉然,像是在送别即将出征的英雄。只有祭司依然平静,他穿着平日常见的素色长袍,随意地扎起半长不短的金发,看到四人捧着成衣走来,也只是淡淡地笑了一声:“想明白了,真的要走?”

  “我们还想问您想明白没呢,真的不和我们一起回云垂吗?”望月反问道。

  “我的家在这里,我哪里也不去。”祭司摇头,转身对村长和寡妇说,“你们待会带着大伙儿回村子吧。”

  “是。”村长点头,招呼村民,“想和孩子们道别的趁早喽,千万别耽误他们回云垂啊!”

  村长话音刚落,村民们就一下子把四个孩子围住了。递干粮的递干粮,送礼物的送礼物,一时间水泄不通。

  “洛哥,你在云垂等我们,我们长大了,就去找你玩!”

  “好,一言为定!”小洛拍拍兄弟们的肩膀,好几只手握在一块,紧紧相扣不愿松开。

  另一边,女孩们赶忙给心仪的男孩表白,其中就数望月被围得最是厉害。

  “要回来娶我呀,望月哥哥!”

  “那你可得快快长大……别哭别哭啊,哭了不美了!”望月体贴地拿手绢给她们擦去眼泪,不一会儿手绢上就湿了好一大块。

  磨蹭了好一会儿,直到祭司清了下嗓,众人才依依不舍地退开,跟随村长离开了废墟。但他们心里仍是挂念不下,站在老远的地方观望着五人。

  玄极、望月、小洛、秦少师捧着各自的衣服,站在事先绘好的法阵里,看祭司准备施法。他一边用破阵酒擦拭双手,一边沉声交代道:“待会传送法阵开始运转,你们四个要乖乖地站好,不能乱动,不能说话,更不能睡着。在这个时空和云垂时空的缝隙,充满了混乱的脉冲和荒流之力,我的法阵能形成保护结界,悄悄地将你们送回云垂。要是你们挣扎或者喧哗,指不定会发生什么意外。”

  四个人郑重地点了点头,只有玄极,开口说道:“祭司大人……我们一定会接你们回云垂的。”

  祭司莞尔,一拂广袖,喃呢起启动法阵的咒语。

  阵阵微风朝着法阵中央聚来,逐渐变猛,很快便是飞沙走石声厉如泣。清透的空气变得浑浊不堪,乌云低低盖下,几欲压断树枝。但立于结界阵内的四人,居然连头发都纹丝不动。

  狂乱的风暴中,玄极抬起头来,看到本应模糊不清的祭司身影,竟散发出了淡淡的微光。那微光就像竭力挣脱、破云而出的白鸟,愈发明亮、清晰起来。看了半晌,玄极这才察觉,原来是祭司正在朝着自己走来,而他身上的装束也随之变了。

  这一刻,他不再是玄极印象中,那爱穿素色长袍、随意扎起乱发的村夫。而是回归本相,显露出羽铠加身的天人之貌——

  他一头金发披散在脑后,露出一双尖翘的耳朵。随着他脊背上雪白的天羽徐徐绽扬,从四面八方凝聚而来、熠熠生辉的银线,正飞速地旋转缠绕,交汇成古老的图纹,悬浮在祭司的脊背后。这一刻,玄极立马就认出来了,那圈优雅精致的神物,便是翼族首领之中的佼佼者,才有资格佩戴的、鸿蒙女神所赐福的天极星轮。

  柔静的星尘在神轮上荡漾,远观而去,就像一泓清澈的月之甘泉。而祭司似一缕波澜,丝毫不为狂风所动,飘然落在玄极面前。在玄极惊讶的目光中,他缓启薄唇,轻声吐出了一句话。

  玄极连忙扑到结界上,睁大眼睛,才勉强读懂他的口型——

  “剑冢禁地即将开启,星落龙渊必有大乱。乱世之中,荒祸更甚,请你继续守护云垂,守护这片由我的伙伴们用鲜血和泪水净化的乐土吧……”

  “祭司大人?!”玄极忍不住大喊,“祭司大人,你——”

  玄极话还没说完,就被小洛一把捂住了嘴巴,望月和秦少师也连忙缚住了他到处乱拍的手脚,把他拖到法阵中央去。没想到玄极的力气突然变大,整得四个人全跌坐在了地上。

  “你疯了吗,想干啥啊!”小洛慌张地爬起身,在玄极耳边轻声吼。玄极没顾上他,只是朝前看去,口中不断呢喃:“祭司大人……祭司大人他说……”

  三人顺着他的目光远眺出去,除了一片尘沙弥漫,哪还有祭司的影子。

  但一切都来不及解释了。法阵运转到了极致,时空通道已经开启,四个人的身影瞬间化成微粒,消失在茫茫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