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谕玩家原创短文:我有所念人 隔在远远乡

作者: 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17-03-13 16:39:43
  天谕玩家原创短文:我有所念人 隔在远远乡

  本文来源:官方论坛。

  第一回碰见玉虚,是在天荒幻境里。

  那时我正忙着将长枪划过一只只幻化酒桶的身体,看着它们变成点点星芒消失不见,单调而又无聊。

  有风刮过,我仿佛闻见了玉木雪山的味道,随即有人说话。

  “喂,你是圣堂吗。”“是啊”我头也不抬,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仍旧机械地杀着酒桶。“你在幻境做什么?”“斩妖除魔。”“可这些酒桶没有妖魔之力。”来人继续说着。“聒噪。”我反手将长枪扔了出去,只听见一声闷响,枪头扎进地宫墙壁内,枪身还在微微颤动,而那个位置已经没有人了。

  “小丫头怎么这么凶。”我循声看去,白衣,白发,仙气飘飘的。

  一个男人。

  嘴角不自觉的抖了抖,过去将自己的长枪拔出来,想了想还是没忍住。“你是玉虚吗?”他看了看自己,然后问,“你怎么知道?”“没,猜的。”

  我不会告诉他,能猜出来是因为他白的太骚气了。

  听说玉虚弟子可以掌控星辰,飘飘若仙人,果然传言不可信,我摇了摇头,这玉虚也就白了一点,还没我们圣堂男子好看。爷爷说的没错,上过战场的男子才是顶好的。

  我依旧做着自己的事情,过了一晌,他忽然抬手,剑光一闪,眼前的酒桶便全没了。他得意地看着我,我撇撇嘴,去另一个房间继续杀酒桶,然后,剑光一闪,又没了。

  "你做什么?"他侧头看着我,说,"帮你斩妖除魔啊。""滚开。"他不说话,就跟着,我走哪儿,哪儿就是一阵剑光,然后什么都不剩下。

  我将长枪往旁边一扔,盘腿坐在地上,"说吧,你到底要做什么。"他便也盘腿坐在我旁边,说,"你明天还来吗。"我看了看他,说"如果你不来,我就还来。"他嘿嘿一笑,"我第一回下山,什么都不知道,你明天还来好不好?"

  我偏过头看他,"你下山干什么?"他沉思后,跟我说,"山上太白,晃眼睛,天天下雪,我最近有点怕冷。"

  我不解,听说玉虚门派整日整日地下雪,还以为他们早就习惯了,第一回知道玉虚还怕冷。

  "这个很好看,是什么?"他盯着我的长枪说。我一愣,"枪啊,你没有看过吗?"

  "不,我是说这个,很好看。"他指着我枪上的红缨,""这个啊,是红缨,我们圣堂将士的长枪上都绑的,你喜欢?要不明天我给你也带一个?"他笑的眉眼弯弯,"好啊,明天我还在这里等你,一言为定。""一言为定。"

  回府后,我跑去霍瑜清的院子,他刚从爷爷那里回来,我闯进去时,他正如释重负地揉着额角。

  "怎么着,霍大少爷又挨骂了?"我笑他,他也不落下风。"哟,霍小将军回来了?又去幻境欺负酒桶了啊。"

  我撇撇嘴,"霍瑜清,你不要看不起我,等着瞧吧,我肯定能当上大将军的。"

  他拿出一盒糕点推给我,"我看你就是睡太多,做梦。"

  "得了吧,你天天挨爷爷的骂还有脸说我。"

  过了半晌,我将头伸过去,压低了声音,神秘地说:"哥,我跟你讲。"

  他也将头伸了过来,眯着眼听我说话,"我今天在幻境碰见一个玉虚。"

  他表情怪异,"你骗我吧,这些当和尚的也会下山?"我鄙视地看着他,"别人不是和尚好吗,对了,你上回送我的红穗子还有没,我给他带一个去。""怎么着霍小妹,你春心动啦。"

  "呸呸呸,什么春心。"

  "我还不知道你?这个玉虚长得好看吧?"

  "勉勉强强。"

  "有你哥好看?"

  "得了吧,你连人头发都比不上。"

  "瞎了你的狗眼。"

  "你才是狗,别墨迹,穗子拿给我。"

  "我有什么好处?"

  "下回你偷懒,我不跟爷爷告状。"

  …………

  "好啊,上回是你告的密。"他站起来就挽袖子,我一看情况不妙,立马往嘴里塞了几块糕点就准备跑。

  "不是,哥,你听我解释。"

  "哎!哥!别打头!"

  "哥!你别打我头啊哥!"

  "霍瑜清!你再打我翻脸了啊!"

  ………

  "哥哥哥!我错了,你别打了!爷爷!救命!"

  第二天,我带着红穗子去了幻境,看玉虚还没来,便坐在一旁,揉着头,这些酒桶在旁边跳来跳去,戳一戳它们还会咯咯地笑。

  很小的时候,霍瑜清和我一起跟着爷爷读书习武,父亲每年也会从岩锤回来看看我们,他跟我们说岩锤的天,岩锤的地,岩锤的风沙,还有那些北狼人。

  后来,我被爷爷送到这幻境里,爷爷说,想要做大将军,先要学会斩妖除魔,等把这些酒桶全杀尽了,我便可以跟着父亲去岩锤,去从军。

  于是我每日都过来,可这里的酒桶总杀不尽,我甚至都在想,那些不见了的酒桶,到底是死了,还是又在这里重生了。

  "头怎么了?"忽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思绪,我挠了挠头发然后站起来拍拍衣服,一气呵成。

  "没,头发乱了,我抓抓。"我可不想被人知道自己这么大了还被哥哥打。

  他走上前,摸了摸我的短发,"怎么不蓄长。""啊,长发不好收拾,干脆剪短了。""你留长发会很好看。"我一愣,"哦。"

  不自在地将红穗子递给他,"呐,送给你,我要做事了,你不要捣乱。"他接过红穗子,也没有回话,将背上的长剑卸了下来便去旁边坐着研究了。我和往常一样,继续单调而又无聊地清理这些酒桶。

  过了一会,他似乎弄好了,银白色长剑的这头,绑了火红的穗子。

  闲暇中我看他一眼,他浅浅地笑着,然后将长剑又背在了背上。

  "你在斩妖除魔吗?""嗯。"他看着我,似有不解,"可这些酒桶没有妖魔之力,它们只是幻像。"我一顿,随即说道,"幻像就是假的,假的就是骗人的,妖魔也会骗人,所以我还是在斩妖除魔。"

  他眨了眨眼睛,半晌,竟然说,"好像很有道理,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我自己可以。"

  "哦。"

  然后他抬手,一阵剑光闪过。

  酒桶,又没了。

  "狗玉虚!"终于,我还是没忍住,举起了拳头。

  当我不再像以前那样抗拒幻境时,当爷爷欣慰地摸着我的头,说我懂事时,霍瑜清在一边憋得脸通红,对我挤眉弄眼。

  从爷爷那出来后,霍瑜清拍着我的肩膀哈哈大笑,我鄙视地看了他一眼,眼泪都笑出来了,丢人。

  好半晌,他才止住笑,捂着肚子,带着颤音问,"妖精酒店,要不要去。"拍开他搭着我肩膀的手,"得了吧,你回回都这么说,回回都不带我。""不,这回我真带你。""不骗我?""骗你是小狗。"我摸着下巴,盯着他,直到他开始别扭地揉捏鼻子,晃来晃去。

  "不对啊霍瑜清,你有事求我吧?""我能有事求你?""你是不是看上谁家大姑娘,又要我去给你牵红线?""我是那种人吗?""你不是吗?""霍小妹,我在你心里就这个地位?你这是在侮辱我。""得,我不侮辱你了,直说吧,你到底有什么事。""把那小玉虚喊来,我看看和尚长什么样。""说了他不是和尚,他有头发的,比我都长。"

  "你管那么多,要不要去,辛悦回来了,不去下回可没机会了。"

  "不早说!成交!"

  "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