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谕》游戏玩家原创短文:情妄

作者: 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17-03-18 13:50:40
  《天谕》游戏玩家原创短文:情妄

  本文来源:官方论坛。

  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妖魔,不是毒物,而是人心。

  你能看到所爱之人的皮相,却永远看不透躯体里的人心。

  【七月十四日·玉碎】

  银装素裹的玉木峰顶,优雅的仙鹤悠然自得的梳理着羽毛,白衣的少女伫立在漫天飞雪中。

  突然,她似乎察觉了什么人的到来,回头向来人嫣然一笑。

  “你来了,我等你很久啦……”

  三更时分,更声传进屋内,将梳妆案台前的女子从梦中惊醒。

  怎么又梦到了过去的事……她睁开双眼,屋内只明着一盏晦暗的烛灯,烛光影影绰绰。无需询问,她便能明了,这屋里,只有她独自一人。唤来侍女,侍女的回答也是耳熟能详,“老爷说,今日有朋友相邀,今夜就不回了,让夫人不必等候。”

  挥手示意侍女下去,镜中的美人,眉目精致恍然如画。纤纤玉指从云鬓中抽出步摇,青丝如瀑披散在肩上,手中紧握的步摇,金属质感在手心留下一片冰凉,却不及她心中之寒。

  三年了,她嫁给慕云霭已经三年,他却对她比婚前更为冷漠,用各种借口留宿在外头,也不愿意回家。她想,当年她是真的错得太深了……

  清晨,天光从窗外投进屋内,檐下的风铃传来清脆的铃声。白瑾萱从睡梦中醒来,毫不意外的发现屋内只有她独自一人。

  白瑾萱梳妆完毕,换上一身红色锦绣罗裙,明艳美人红衣似火,相得益彰。

  妆台上,有一个精致的首饰匣,她凝视着这个匣子,脸上似有痛苦,有悔恨。许久以后,白瑾萱起身离开,房内只余下一句近乎叹息的低语。

  “对不起……”

  在门外打扫的小侍女看到她出来,很是贴心的汇报道:“夫人,老爷已经回来啦,正在书房里。”

  白瑾萱看着小侍女一脸‘我最贴心快夸我吧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好好好,你最乖最贴心啦,快进屋打扫去吧,你的小情郎还等着你一起去市集玩呢。”

  小侍女倒是脸红了,低着头就往屋里跑。明明只是一个低阶洒扫侍女,在这府中只是白瑾萱心中却对她多了几分艳羡,羡慕她能得一人心,相知相爱。

  而她白瑾萱与慕云霭,终成怨侣。

  白瑾萱年少离家,拜入灵珑谷成为灵珑弟子。后来离开师门历练,认识了玉虚弟子白绫。两人年龄相仿,而碰巧又都是姓白,很容易就成为了亲密无间的朋友。

  白瑾萱温柔稳重,白绫天真单纯,不谙世事。白瑾萱便把白绫当成妹妹来照料爱护。后来,白绫带着瑾萱去见了她的师兄,慕云霭。

  慕云霭是云垂贵族世家的子弟。少时便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玉虚入门试炼。相貌俊美,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又是玉虚高徒,自然是得到不少少女的爱慕。然而他对男女之情无意,对世俗钱权也无甚兴趣,只是作为正房长子,他很明白在他身上未来的责任:娶一个门当户对或者能给家族带来益处的妻子。

  所以他对家族和师长,希望他与同门师妹白绫成婚的想法,既并没有太大的抗拒,也没什么热情,只是把选择权交给了师妹白绫,她若愿意嫁,他便娶;她不愿意嫁,他们依旧是师兄妹,他尊重她的意愿。

  可是事情的变化总是不如人所预料:白绫在一次外出除魔中,被妖魔设计围攻。当白瑾萱赶到的时候,白绫早已香消玉殒。在白绫死后七天后,流光使者前来,想寻出她的灵魂询问当天经历,却找不到她的魂魄一丝一毫的气息。玉虚弟子白绫死于妖魔之手,魂魄无存,在当时引起了不少的震动。

  白绫死了,慕云霭的婚约没了对象,那怎么办呢?于是同慕云霭白绫都交情甚好,又是云垂新贵之女的白瑾萱,就成为了慕云霭的婚约对象。

  沉溺在过往思绪中的白瑾萱,被屋内传出硬物坠地的声响,和随后响起的清脆碎裂声惊醒。

  小侍女慌张地从屋里出来,惶恐不安地跪倒在白瑾萱身前,言语间已经带上了哭音:“夫人……我该死……我居然把夫人的镯子摔碎了!”同时双手托举着那碎成几段的玉镯,让白瑾萱看个清楚。

  白瑾萱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她颤抖的伸出手,取过其中一块碎玉。虽然已经破碎,但是仍然可以看出,是纯白如脂,温润含光的上好美玉。

  而她白如春雪的皓腕上,也有一只玉镯,洁白温润,同样的质地同样的色泽。因为这本就是出自同一块料子的两只镯子,那只碎镯原来所属,正是白瑾萱死去的挚友,慕云霭的师妹白绫。

  玉镯碎了,一切都完了,白瑾萱脑中一片空白,只有这句话在其中萦绕不散。她眼前发黑脚下不稳,身体向后踉跄了几步。

  有一人从后面稳稳扶住她无力的身躯,将她揽入怀中,语气一如既往的温和淡然。

  “发生了什么?”

  【七月二十二日·妄情】

  惨白的纸灯笼在屋檐下轻轻摇曳,发出微弱幽光。昔日精致华美的府邸,如今空无一人,只有夜风吹拂过门窗隐隐作响。

  白瑾萱从无尽的黑暗中睁开双眼,看到就是眼前的景象,还有清冷月光下的那道人影。

  黑衣灰发,眸如晨星,俊美无俦,手中影镰熠熠生辉。她知道,这是流光门人,魂界的使者,她也想起了之前发生的那一切。

  “看来瑾萱小姐对我的到来并不意外,也很清楚你如今的状态了。”流光青年轻笑道。

  “看见你的那一刻,我就明白了,也想起来了,那就请你,听一听我的故事吧,那些辛酸的,阴暗的和悲痛的过往。”白瑾萱在院中坐下,七日前祭祀的东西依旧散落在院中,还有……那片早已干了的血迹。

  白瑾萱生于云垂新贵之家,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甚多。她的父亲为了能更上一步,家里的美貌女儿送出去不少。所以她从小就明白,在这藏污纳垢,尔虞我诈的贵族后院,想要活下去,只能相信自己;想要不在成年后被当做礼物送人,就只能靠自己的谋划。

  不能相信任何人,步步为营勾心斗角,得不到亲情,这就是她的成长环境。所以在这种地方长大的她,八面玲珑,长袖善舞,在成功获得灵珑门派接引人的好感后,终于得偿所愿离开了家。毕竟对于她的父亲而言,一个灵珑门派弟子对于家族的价值,比后院里一个美貌的女儿更高。前者可以明媒正娶嫁入高门大户,后者只能赠与权贵以色侍人。

  她很容易的,就和灵珑门派中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们打成一片。当她与毫无心机的白绫相遇时,自然也是极容易就得到了白绫的好感,成为了白绫的挚友。白绫并不是白瑾萱这般绝色美人,只能称得上是位清丽佳人,乖巧温柔,惹人怜爱。

  白绫天真善良,不懂人心险恶,在她的面前,白瑾萱永远不需要防备和伪装,永远是温和柔善的姐姐,宠溺爱护着白绫。她也能从白绫的真情实意中,得到从小没有体会过的,亲情的温度。

  本来这一切很美好,白瑾萱终于无需再活在不安的阴暗中,白绫也获得了关怀爱护她的挚友。

  然而这一切在遇到慕云霭之后,都迎来了破灭。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身为玉虚高徒的慕云霭,性子平和淡然,为人光明磊落,一心追求玉虚炼剑悟星之道。这样光风霁月的他,如何让阴暗中长大的白瑾萱不被他所吸引。

  “他的眼神很干净纯粹,不像我父亲那种看值钱货物的眼神,也不是我那些兄弟们那些或是高傲,或是鄙夷的眼神呢,更不会有纨绔子弟那些不堪眼神。在他的眼中,我的身份不是白家的小姐,我只是灵珑的白瑾萱,也是他的朋友,无关利益,也……无关情爱。”白瑾萱脸色的神色,有怀念,也有酸楚。

  天之骄子慕云霭也有求不得:他无心凡尘俗事,只想超然世外,专心了悟星辰追寻天道的真意。只是身为贵族世家长子,注定他无法成为真正的玉虚隐士,他需要为了家族利益,去娶一个门当户对或能给家族带来利益的妻子。

  师妹白绫被慕家所看中,而他们的师长也觉得这是良缘,只有慕云霭把选择的权利交给了还懵懵懂懂的白绫,他把白绫送出玉虚境,告诉她,“云垂很大,有很多的人和风景,若你此行找到心悦之人,师兄自会祝福你们;你若回来,仍然愿意嫁于我,我们便定下婚约。我希望你能出自自己的本心做出决定,而不是懵懂的听从师长的安排,就这样草率的把自己一生的幸福托付出去。”

  慕云霭就是这样的人,正如他对白瑾萱曾经所言:”我一心只想追寻修行之道,无心与男女之情,所以。无论我的妻子是谁,都可以。但是这些女孩子的真心,都应由爱她之人好好爱惜,不该耗我这在不相干的人身上。做不到他人的期望,就不要给予希望,既然无意,自当早日言明。”

  这既是他的自白,也是对白瑾萱的感情的拒绝。只是他没有料到,正是因为这句无论是谁都可以,让白瑾萱动了妄念:既然是谁都可以,反正都是得不到你的爱,绫儿可以是那个嫁给你的人,其他什么人也可以是嫁给你的人,那我白瑾萱,也可以是那个人。

  白绫带着白瑾萱见了慕云霭之后,他们三人加上慕云霭的护卫云翳,四人共同游历云垂,那是最美好的一段时光。只可惜这一切只是镜中花水中月,最后终究支离破碎,烟消云散。

  白绫再见到慕云霭后,没有拒绝婚约,也没用应下,而白瑾萱心中却魔念丛生。

  若是绫儿拒绝了,我便可争上一争,可是若是绫儿答应了,那时候,我该怎么办……

  杀了她!这个让人不寒而栗的念头一出,便被白瑾萱慌忙压下。但是妄念动了,就不会轻易平息。

  故事说到了这个,接下来的一切已经不言而喻了:白绫的死,就是白瑾萱所为。她对白绫的感情,曾经的言笑晏晏,相濡以沫,抵不过爱情的诱惑。

  白绫被妖魔伏击,行踪是白瑾萱透露出去的;在白绫身受重伤的时候,是白瑾萱亲手把魔化之力凝成的冰针,插入了惊愕的白绫体内;也是白瑾萱施法抽空白绫体内生机,加快白绫魔化速度,以免白绫有机会获救。

  灵珑能引动生机治愈众生,自然也通晓如何抽离生机。

  这一切的最后,为了白绫的灵魂不能说出真相,白瑾萱请星垣祭司将她的灵魂封印在玉镯之中,玉镯不碎一日,白绫便无法往生。这是星垣祭司和白瑾萱的一场恶毒交易,星垣祭司成功铲除一名玉虚高徒,而白瑾萱也铲除了她通往慕云霭身边的一个障碍。

  “杀死绫儿以后,无数次午夜梦回,我都梦到了她,我也后悔过,痛恨过,但终究还是妄念战胜了一切。因为我做得仔细没有留下痕迹,流光使者也接引不到绫儿的灵魂,没有人怀疑过我。后来我还是成功的跟云霭定下了婚约,却没有料到,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动了妄念……”

  白瑾萱凄然一笑,低头看向她的双手,月光下她的双手已经变得几不可见,“看来我的时间不多了,对吗?剩下的故事该由他来给你说了吧?”

  黑衣灰发的流光青年一直安静倾听,闻言道:“是的,毕竟……你是先于他死的。你该前去魂界了,你杀人后封印灵魂并私藏的罪孽,在那里自会有一个了断。”

  看着白瑾萱的灵魂步入接引通道,渐渐化为虚无,流光青年看向庭院中的那片血迹。

  那里,有另一个灵魂,故事的另一段,就要由他来诉说了。

  【七月二十二日·妄为】

  流光青年唤醒了另一个灵魂。

  “你就是慕云霭?”

  俊美的青年魂灵摇头,“不,我不是慕云霭,我是……慕云翳。”

  暮云翳是私生子,正如话本中的俗套故事,美貌平民女子被贵族公子的花言巧语所迷,被抛弃后生下的私生子。慕云翳比起故事中的私生子更为不幸的是,他跟他出身高贵的的哥哥长相一模一样。

  他们的那位父亲知道了,为了不被人发现他在外面有了私生子,而且这和嫡子长得一样的容貌也终究是个麻烦,他把这个私生子控制起来,威逼这个孩子易容,然后给这个孩子改名云翳,带回了家中,给嫡子当玩伴。

  等两个孩子都十岁以后,就把慕云翳送到了业刹门派学艺,而慕云霭则拜入玉虚。

  五年过去了,两个孩子都长大了,他们的父亲就把慕云翳接回来,放在了慕云霭身边当护卫。慕云霭到死前一刻,才知道,自己这个一同长大,亲如兄弟的护卫,确实就是他血脉相连的亲兄弟……

  “哥哥的名字是云蔼,意为云气,云雾;云翳,翳为阴影,我一出生,就注定只能成为哥哥的影子。哥哥对我一直很好,无论是小时候的小伴读,还是长大后的护卫,他都是把我当成了兄弟手足看待。他那么相信我,最后却是被我偷袭杀死。”

  “哦?为了白瑾萱?还是为了他的身份?”流光青年感到有点出乎意料。

  “都有,在我的心中,我一直嫉恨哥哥嫡子的身份,他可以生活在光明之中,堂堂正正见人;羡慕他可以拜入玉虚修行,修行青帝术法;而我只能藏匿真容,以假面见人,后来被送去业刹,学的是杀伐屠戮,与鲜血阴影为伴。瑾萱爱的是他,而我只是他身边的护卫!”

  慕云翳回到哥哥云霭身边后不久,他们的那位父亲就死了,再也没有人能控制住他,他本可以从此得到自由,若他要离开,以云霭的性子绝不会不允。只是跟随哥哥多年,一时间离开他也不知道能何去何从,于是他顺其自然的继续跟随在云霭的身边,直到遇到了白瑾萱。

  跟着哥哥在玉虚多年,云翳看待白绫的态度跟哥哥一样,都是视为妹妹,但白瑾萱不同。

  “瑾萱她很美,而且很温柔,对我这个护卫也很亲切,从来没有看不起我,把我也当成了朋友。我喜欢她,也知道她喜欢的是我的哥哥,原本我以为,我能看见她就心满意足了,毕竟我只是一个护卫,一个不能见光的人。可是那一天和小绫聊天以后,我动了妄念……”

  那一天,白绫找到了他,说想要跟他聊聊天,他向来把白绫视为妹妹,自然应允。

  白绫跟他说:“云翳哥哥,你说要是瑾萱姐姐和云霭师兄成亲怎么样?我一直把师兄当成哥哥,嫁给他感觉怪怪的。我知道瑾萱姐姐喜欢师兄,师兄如果娶了她,那么瑾萱姐姐就是你的主母啦!瑾萱姐姐那么好的人,也一定不会欺负云翳哥哥你的!”

  慕云翳当时只听进了一句话:瑾萱如果嫁给了哥哥,就会成为自己的主母,他们之间连现在的朋友关系也保持不了……

  他只记得当时心乱如麻,胡乱搪塞白绫说道:“主人他要娶谁,可由不得咱俩说了算。”

  白绫笑嘻嘻说:“云翳哥哥,师兄总是要娶妻的对吧?他又无所谓娶谁,我不嫁他,瑾萱姐姐既门当户对,又那么喜欢他,无论是师兄还是你们慕家,都必定会选择瑾萱姐姐的啦!”

  然而人的意志总是赶不上事情的变幻,白绫还没找到机会跟慕云霭说清楚自己的意愿,就香消玉殒,慕家果然把联婚的对象换成了白家的瑾萱小姐。

  他远远的看着,他的哥哥和他喜欢的女孩子相约,听见他的哥哥叹息对她说:惟愿以后你我之间,莫生怨怼。

  他明白,不能再等了。

  婚礼前夕的某天夜里,他约哥哥在人迹罕至之地相见,慕云霭不疑有他,应约而来。业刹本就是黑夜中的潜行者,精通暗杀,慕云霭毫无防备之下,却是被他最信赖之人偷袭至死。

  “在后来的岁月里,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我闭上眼睛,都会想起那一幕:我隐身潜伏到哥哥背后,用手中淬毒的短刀刺向他的心脏……刀刃刺穿血肉,温热的鲜血飞溅到我身上,脸上……那是……跟我相连的至亲之血……”

  这惊心动魄的一幕看似漫长,其实只是在短短数秒间。

  慕云翳猛然抽出短刀。

  似乎所有的生机都随着刀刃的抽离而流逝,慕云霭的身躯颓然倒地。业刹的武器,淬的是毒性最烈的离渊蝎毒,毒性发作很快。

  慕云霭艰难的撑起身体,他回头,看向他身后那再熟悉不过的人。

  他放心的把后背交给这个人,是因为这个人陪伴着他长大,总是站在他的身后,如影相形。却从没想过,夺去他性命的冷刃会来自背后。

  “云翳,为什么……”慕云霭轻声问道,血液从胸前的致命伤口不停涌出。他无力的用手捂住伤口运转玉虚心法,但终究是杯水车薪,拖延时间罢了,他只想得到一个答案,但那人背光而立,看不清脸上神色。

  云翳没有说话,只是扶起慕云霭,让他靠在一旁的树干上,然后除下业刹套装的面具,卸下那令他憎厌的伪装,时隔二十年后第一次以真面目示人。

  他慢慢俯下身,凝视着慕云霭,看着慕云霭脸上的神情由震惊到明悟,最后化为痛心。

  慕云霭也在看着他,慕云霭从来不知道,原来这个他信任的,视若兄弟的人,的的确确就是他的亲兄弟……但在如此境况下才得以相认,实在是令他感到痛彻心扉。

  两人的瞳孔中都能看到彼此的面容,是如此的相似而又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哥哥,我想成为你。原本我以为就这样当你一辈子影子,也没什么不好。你光风霁月,对身边的人无论贵贱都是一视同仁,对我这个儿时的伴读,长大后的护卫也是亲如兄弟的。可是为什么瑾萱偏偏爱的是你呢?我很嫉妒你,你得到她的爱却不会回应她,而我爱着她,却只是一个不能真面示人的影子。所以我想成为你,可以立足于光明之下,可以堂堂正正的陪伴在她的身边。”慕云翳惨笑道。

  慕云霭死后,云翳处理了他的尸首,从此世上再无云翳,只有慕云霭。

  他们本来就是长相一模一样的亲兄弟,面貌上不会有破绽;行为举止上,二人朝夕相处,云翳自然能模仿得一模一样;至于玉虚的术法上,慕云霭成婚后,自然就远离玉虚回归家族,需要出手的机会基本没有,自然也是无妨的。至于护卫云翳消失了,更不是什么问题,只需说是派遣去别处即可,根本不会有人在意一个护卫的去向。

  “我原以为可以陪伴在她身边就足矣,只是每当听到她喊哥哥的名字,我都会想起被我杀死的哥哥……而且我爱她,却扮演着对她并无爱意的哥哥,对哥哥的愧疚和不知道如何面对她的痛苦,让我开始逃避。我开始夜不归宿,我知道她很难过,但是我更害怕会在梦中会吐露真相……”云翳稍微停顿平息下情绪,“不过……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不是吗?”

  “为了你们所谓的爱情就能害人了吗?对于你们是结束了,可是我师兄和师姐的命又有谁能还回来!”含怒的声音突兀响起,身着玉虚白衣的少女从黑暗的角落走出,对云翳下月下半透明的魂体怒目而视。

  流光青年对突然出现的少女没有感到意外,只是轻轻晃动手中影镰,打开一条光华流转的通道,“你们四人间的是非恩怨与我无关,一切到了魂界自有评定,去你该去的地方吧。”

  看着魂灵进入接引通道,玉虚少女心有不甘道:“哼!便宜他们了!这夫妻两人还真算绝配!一个杀友一个弑兄!我师兄和师姐却平白无故被他们害死了!只不过七天前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们的死自然是跟自身作的恶有关。不过,在这场惨剧中,真正无辜的人只有一个,你的那位师兄慕云霭。”黑衣的流光青年只是留下这句意味不明的话,就转身向外离去。

  “哎!墨鸿你这是什么意思?说清楚啊!”玉虚少女急忙小跑追上去。

  “就是字面意思。先离开这里再说,难道你喜欢在这鬼宅听故事?”

  “我们不都听了一晚上鬼讲故事了嘛,你别走那么快等等我呀!”

  【七月二十二日·妄心】

  我看着那个女孩子追着流光离开的身影。

  那个女孩子叫雪宸,当年我离开玉虚时,她还是个年纪不大的孩子。在玉虚的时候,我们之间的交集也不算多,倒没想到她为了我和师兄的死如此愤懑。

  只是正如那个流光所言,在我们四人中,真的只有云霭师兄真正的无辜之人。

  我是白绫,被白瑾萱杀死的那个白绫。

  只是直到现在,我都不清楚,我对她的感情到底是爱还是恨。

  在遇到她之前,我跟玉虚里其他弟子一样,每日潜心修行。我还有一个师兄,为人温和淡然,向来对我都是不错的。

  所以在师傅让我嫁给师兄的时候,我感觉并没什么不好;师兄让我自己选择,让我去云垂看看,我也答应了。

  然后我遇到了瑾萱。

  我们一起看过苏澜的桃花,品过元狸的美酒佳肴,到过巍峨的砥石,也见识过星纪城的繁华。

  她会教我挽好看的发髻,带我去馈灵工商买精美的时装,牵着我的手去看元宵的花灯,那大概是最美好的一段时光了。

  直到我带她去见了师兄,后来发生的事就无需重复了,她爱上了师兄。

  她的目光不再是一直停留在我身上了,她的喜怒哀乐都随着师兄的一举一动而变化。

  我平生第一次感到了失落这种情绪,还有一种陌生的情绪,是……嫉恨?

  你不想嫁给慕云霭了,你想和白瑾萱在一起,你喜欢她啊……

  当这个声音在我心底响起的时候,我知道它说得对,它就是另一个我,或者说是我的,心魔。

  心念妄动,魔念丛生。

  云翳以为我只是找他闲聊,而我的用意却是引动他的心魔,让他去……杀了师兄。

  心魔告诉了我很多事情,例如慕云霭和云翳长相相同血脉相连,例如云翳也喜欢瑾萱,再例如,云翳也嫉恨着他的亲哥哥。

  我所做的,就是推波助澜,摧毁他最后一丝理智。

  等他杀了师兄取而代之以后,我就可以揭发他所作所为,师兄死了,瑾萱就会回到我的身边吧?

  然而我还没等到这一切发生,我就先死在瑾萱的手中了。大概是那个时候我才发现,我根本不曾了解过她。

  她把我的灵魂封印在玉镯里,我看着她嫁给了云翳,看着她对我的愧疚,看着她被云翳冷落的痛苦……

  直到七天前,七月十五日,中元节。

  一切罪恶迎来终结。

  中元节是祀鬼为中心的节日,人们通常都会在这一天举行设食祭祀活动,以普遍超度孤魂野鬼,防止它们为祸人间,希望他们早日安息。

  中元节是亡魂力量最强的一天,而刚好在前一天,七月十四日,封印我的玉镯被侍女打碎,我终于得以逃脱。

  所以毫不意外的,在中元节当晚的祭祀中,我现身在瑾萱和云翳面前。

  看到我,云翳很惊讶,瑾萱倒是很冷静,脸上隐隐带着几分解脱,只是我并没有打算轻易杀了她。

  “瑾萱,你杀了我,就是为了嫁给师兄。可是,你嫁的这个男人,真的就是你所爱的那个人吗?你费尽心机,却不知道你所爱的那个人早就死去,而你嫁的这个人,正是杀了他的凶手!”七月的夜风带着几分闷热,而我的话却足以让他们满心冰冷,乃至方寸大乱。

  接下来我没再说什么,只是冷眼旁观。

  看着瑾萱手持武器步步逼近云翳,看着她开始攻击云翳以逼他还手,直到云翳被迫出手格挡。听着云翳告诉她真相,她所有的希望破灭,最终颓然倒地,惨笑不已。

  然后我杀了她,就如当年她对我所做的一样。

  在我隐去身形前,我看见云翳自刎了。

  他说,他这一生都是个笑话,小时候被父亲控制,不得自由,只能成为哥哥的影子;父亲死后,他为了心爱的女子杀死了哥哥,却只能披着哥哥的身份跟她相守;如今以一死赎罪,也算是解脱了。

  今天是七月二十二日,他们死去的第七天,民间传说中的“头七”,是死者回魂之夜。

  我只是想听听他们的故事,送他们最后一程。

  那个流光知道我就在这里,然而并没有带我去魂界,他知道,我也知道,没有这个必要。

  除却流光门人,凡人的力量都是蕴藏于躯体,而魂魄脆弱无力。我的魂魄被霸道的封印了三年,损耗甚重,还打破生死界限夺取生灵性命,唯一的结果就是魂飞魄散。

  如此也好,孽缘至此终结,轮回路上永不再见……

  只是……又该由谁去跟慕云霭说一声,对不起呢……

  【终】

  灵珑圣地,灵珑谷。

  灵珑谷常年气候温暖怡人,植物繁茂旺盛,珍稀异兽闲然自得,一派生机勃勃的繁华之景。谷中灵珑弟子与灵兽和植物结下契约,并专心修习医术。

  谷中一隅,两位灵珑少女正在谈笑风生,其中较为年少的少女,突然提出一个问题:“师姐,你说这世上最可怕的是什么呢?”另一位灵珑少女闻言,神色讶然:“你怎么突然想到问这个?在我小时候,曾经有一位师姐对我说过,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妖魔,不是毒物,而是人心。”

  “咦?为什么是人心?人心有什么可怕的?”

  “我也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啦,那时候我比你现在还要小一些,师姐说我长大以后,离开灵珑到了外面的世界就会明白。”[flash=320,66]

  “那么那位师姐还在我们谷中吗?”

  “多年前师姐已经离开灵珑,回到了云垂的家中,后来听说嫁给了一位玉虚弟子呢……”